所谓随笔

赤着上身,呆呆着站在阳台上,
喜欢下雨天,在阳台上淋淋雨,吹吹风,看着旁边阳台的麻雀飞近飞远,视线也随着它拉近拉远,觉得无聊了,继续发呆,然后看着天上的云,试着看出它是不是在动,是不是飘得很快,把视线放低,盯着对面那楼的窗看,试着找出哪个窗的帘没拉上,而且刚好有美女在换衣服,突然发现自己的视力不够用了,眯起眼睛,想用这个方法来抵消75度和50度的近视,却是没有丝毫效果,最后只能猥琐地意淫一会儿了,
    听到路上大卡车开过的声音,把我注意力拉了回来,看着马路上,车来车去,感叹着自己何时才能有一辆,右手握拳,抵住下巴,傻傻地看着一辆辆车开过去,尝试记住车牌号,再数着车牌中有几个“4”,突然笑了,因为想起群里有人发了张图片,2辆车撞一起,车牌分别是“00544”,还有一个是”44944″。
    最后,还是把注意力拉到近处,执行我每次在阳台的休息工作,看美女,我在3楼,我觉得2楼应该是最佳了,3楼嘛,将就着就是了,拿出50度的眼镜,开玩笑的,不会真有人去配50度的眼镜吧!色眯眯地盯着每一个走过的女的,不管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一个都不放过,看到个10多岁的小妹妹,说“小妹妹,来叔叔,咳,不,是哥哥这里来玩玩啊,这里有好吃的”。
    数着前面围栏竖条的个数,最终还是想起来了,要离开这里了,并非舍不得这里,而是舍不得这里的人,想起了那个禽兽不如的事(这里不具体说,如想知道,请打电话),笑了,是苦笑。只希望空间的距离的增大,不会让彼此距离也增大。
    雨停了,站阳台上更出去了点,把小半个身子伸到外面,吹着风,真爽啊,楼下有个大妈,盯着我看,感觉被占便宜了,好吧,关上阳台的门,闪人。